当前位置:

第七章 我是坏女生 01

饶雪漫Ctrl+D 收藏本站

  电话传来小Q的呼救后,就断掉了。

  我回拨过去,听到的是对方手机已关机请稍候再拨的声音。这个小Q总是这样神经兮兮的,我也懒得管她。八成又是因为黑皮的事跟林媚起了冲突,不过话又说回来,林媚要跟她打架还不一定打得过她呢,要担心我也应该担心林媚才对。

  卢潜对我说:“降温了,明天要多穿些。”

  “不冷呀。”我说。

  “热血沸腾?”他笑话我。

  “如此说来,你就是冷血动物喽!”

  “还都这么说。”他照单全收。

  “没有啊。其实你这人蛮热心的。”我想了想从包里掏出五百块钱来,不好意思地递给他说:“今晚的饭钱,也不知道够不够?”

  “你这孩子!”他摇头说,“骂我不是?”

  “可是……”我说,“你已经帮我大忙了,怎么好意思再让你贴钱。”

  “收起来吧。”他说,“对了,有个事我要告诉你,今年省里的春节联欢晚会是我导演,我想让你上个节目,不过我没想好让你唱什么,你自己也想想?周末的时候你先来电视台排排试试。”

  “好啊。”想到这么快又有机会见他,我开心极了。

  “学习你就自己安排啦。”他说,“期末考试快到了,我知道你现在时间很紧张。”

  “我早说我不是好学生啦。”

  “那就要往好里学么!”他说,“怎么一点上进心也没有!”

  我偷偷地看他,他的嘴角是往上扬的,我就知道他不是真正的凶我。从这个角度看过去,他真的很帅。我很想问一下他的真实年龄,或者,他的家庭,可是我不敢,或者说,我也害怕知道。

  就这么犹豫着,家到了。我从卢潜的车里跳下来,冷得一哆嗦,才发现他说得对,真的已经降温了。风刮在脸上,像刀子一样。

  他摇开车窗问我:“今天不会又没带钥匙吧?”

  我歪头头,从书包里把钥匙掏出来,放到头顶一阵乱摇。

  他笑着挥一下手说:“那就快上去吧,有事再找我。”

  “没事呢?”我问他。

  “没事就练练歌练练舞吧。”卢潜说,“我等你的好节目!”

  “好。那……再见。”我依依不舍地说。

  “再见。”他一边说一边把车窗摇起来,车子很快就开走了。我站在那里,一直到看不到他的车影了,这才转身上楼。

  回到家里,一片黑灯瞎火。看样子阿婆打牌还没有回来。我有一丝的庆幸,不然她不知道又会为我的晚归说上些什么难听的话。天太冷了,家里本来有空调的,可坏了后阿婆就一直没找人来修,怕麻烦是假,舍不得电费才是真。我翻箱倒柜的找热水袋,昨天还在的,可是今天就怎么也找不着了。我冷得直哆嗦,作业是没心情做了,明天一早再去抄林媚的吧。主意一定,我就打算洗洗脸洗洗脚上chuang睡觉了。

  不管何时,被窝里的温度总是我喜欢和盼望的。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一声一声急促。我心里一阵快活,心想,要是阿婆忘记了带钥匙,我就不给她开门,让她在寒风里冻一夜!让她知道平时那样对我是多么的不应该!我蹑手蹑脚地走到大门口,从猫眼里往外一望,哪知看到的却不是阿婆,而是林媚!

  我大吃一惊,赶紧开门把她让进来,她一进来就四下里探望着问:“优希,看到小Q没有?她在不在你这里?”

  “你神经啊。”我说,“她哪里知道我住在这里?”

  林媚听我这么一说,一下子坐到我家的地板上,她一定找小Q好久了,看上去好像累得不得了的样子。她坐在那里缩着脖子搓着手,家里冷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于是我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热水想给她暖暖手。她叹口气说:“优希你别忙了,这个小Q,迟早要把我折磨死。”

  “到底怎么回事?”我问她。

  “还是那个黑皮啦。他受伤是活该,关小Q什么事?可那笨丫头开口就向我借一千块,说是要给他治病。你叫我到哪里弄一千块?有点压岁钱,存折都放我妈那里呢。她又出主意让我跟你借,我说什么也不肯,摁掉了她的电话。她一气之下跑掉了,我怕她来找你,只好跑你家来看看喽。”

  “你呀!”我责备她:“你姨父姨妈都不管,你还能管她到老?再说了,她来找我你怕什么,她还能吃了我?”

  “我怕你上当么,这丫头鬼点子特多,只要能弄到钱,什么点子都想得起来!”

  正说着呢,手机响了,我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不知道会不会是卢潜呢?我这么一想,脸就莫名其妙地红了起来。赶快接起来。那边很吵,一个人大声地问我说:“你是小Q的朋友吗?”

  “是啊。”我说。

  “小Q正在‘乐迪’酒吧跟几个小伙子拼酒,看样子不行了。劝也劝不住,你快叫她家里人来吧。”

  他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我放下电话对林媚说:“小Q在酒吧里跟人家拼酒,我们快去!”

  “谁打的电话?”林媚问。

  “不知道。没来得及问。”我说。但不管他是谁,我相信他说的是真话。小Q可以和别人飙车,当然也会和别人拼酒,这一点儿也不奇怪。

  ‘乐迪’酒吧是我们市相当有名的一个酒吧,我和林媚每天放学都经过那里,不过从来都没有进去过。听说那里是什么人都有。不知道是冷还是怕,林媚在出租车上牙齿抖抖地问我:“要不要打个电话给我姨父?我怕我们搞不定呢。”

  “别怕。”我说,“到了再说。打电话给你姨父,小Q免不了又要挨顿痛揍。”

  “哎。”林媚把一声叹息拖得老长,把出租车司机都吓了一跳,老是回过头来看我们。我骂他:“看什么看,专心开车吧!”

  他回头专心开起车来,十分钟就把我们送到了“乐迪”门口。我们说进去找人,可门卫拦着不让进,说找人也要掏钱买门票。我只好掏出二十块钱来买了两张门票。酒吧里面的光线很暗,进去之后,我好半天什么也看不清楚。一只手臂忽然把我一拉说:“在这边,过来!”

  我认出来了,拉我的是那天在广场上和小Q在一起,小Q让他喊我优希姐的那个男孩。林媚也认得他,在我耳边说:“难怪,原来是豆子打的电话。”

  原来那个男孩叫豆子。

  林媚紧紧地拽着我,感觉得到她此时非常的紧张,我们跟着豆子一直走到酒吧角落的一张桌子旁。我一眼就看到了小Q,她喝得已经烂醉,连眼睛都喝红了,旁边的几个小子一边跟她喝一边在对她毛手毛脚。

  林媚见状,什么也不怕了,冲上去推开那些人,把小Q一抱说:“小Q,别喝了,快跟我回家!”

  “一起来喝吧。”一个长头发小子把林媚的头发一扯说:“再喝完两瓶她就赢钱了,不喝到底不划算啊。”

  “你他妈别动手动脚的!滚一边去!”他也喝多了,被我轻轻一扯就退出去好几步,酒吧里已经有别的客人朝这边看过来。

  “你们再胡闹我就打110。”我把胸前的手机举起来说,“她还没满十六岁,你们做的事这里的客人都可以作证,你们要是不怕,等着坐牢吧!”

  我这么一说,还真把那几个小子给吓住了。也不敢来拦,眼睁睁地看着我们把小Q扶了出来。出了酒吧的门,冷风一吹,小Q忽然清醒了,转身又往酒吧里冲,嘴里喊着:“我要喝酒,再喝两瓶,我就赢钱了,我要回去喝!”

  “喝,喝不死你!”林媚抬起手来,给了小Q一记重重的耳光。那耳光真的打得重极了,在清冷的夜里发出一声清脆的巨响。把我和豆子都吓了好大的一跳。

  酒吧的保安也跑了过来:“什么事,你们在干什么?”

  “没事没事。”豆子还算机灵,“妹妹喝多了,姐姐在教训她呢!”

  保安一看也是那么回事,摇着头走开了。我还不知道他们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小Q刚才被人欺负的时候,怎么不见他们干涉呢?

  小Q被林媚打得晕头转向,靠在我肩上,嘴里还在说:“我要去喝,再喝两瓶,我就可以赢一百块。”

  林媚呜呜地哭了出来。小Q又说:“别哭啊姐姐,再喝两瓶,我就可以赢钱了,赢了钱,就可以给黑皮治伤了。”

人物百科 - 体验人物生平趣事!

人物 | 文化 | 趣味 | 书库 | 历史 | 解密 | 民间 | 幽默 | 童话

Copyright 2017 人物百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