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章 林中的小路伸向远方 02

饶雪漫Ctrl+D 收藏本站

  他无可奈何地对我说:“人是铁,饭是钢,不吃怎么行?就算是有天大的事,也要吃完了饭再慢慢解决么。”

  “家里呆不住了,阿婆那张脸比死人脸还难看。现在学校也不要我,你要我怎么办?”我说,“换成是你你也保证吃不下饭。”

  “我高中的时候挺听话。”卢潜说,“没试过像你这样。”

  “你取笑我吧。”我说,“只要你快活,随便你怎么取笑。”

  “呵,我能取笑一个孩子?”

  我对他说:“我知道你是好人,不如这样,你帮忙帮到底,找个地方给我唱歌吧,我就不信养不活我自己!”

  “胡说了不是?”卢潜说,“你倒说说看,到底是啥事儿跟老师吵来着。”

  于是我就把那天迟到被老马奚落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他听后不相信地说:“就这点儿事儿?”

  “可不?”

  “呵呵,这点事儿我们优希就要退学?那真要有点事你还不自杀。”

  他又取笑我,我不满地说:“我是说真的,工作呢,你要帮就帮,不帮我自己去找。我就不信我找不到。”

  “哈哈。有志气。”卢潜笑起来,“看来你是铁了心要到歌厅唱歌喽,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找不到怎么办?找到了唱过了拿不到工资怎么办?被客人欺负又该怎么办?”

  “我想那么多!”我气鼓鼓地说,“车到山前必有路!”

  “你也知道车到山前必有路啊。”卢潜想了想说,“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

  我拿眼睛瞪他。他正色说:“这样吧,我有个同学是省教委的领导,我请他出面给你们校长打个招呼。明晚我来作东请客,你当面向他们认个错,从此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虽说你是块唱歌的料,可是这书不读可不成啊。”

  “你别这么语重心长。”我乱用起成语来,“也别这么两肋插刀。我受之有愧,也还之不起!”

  他哈哈地笑:“你不是块料么,你以为我谁都帮?来,把面条吃了我送你去学校,保证你没事!”

  “嗯。”我说。

  “这就对了。”他赞许地说。

  卢潜送我到学校,车开到学校附近他让我下来自己走过去。我下了车跟他挥手道别,他的车已经开走了。刚进教室的门,林媚就从座位上一跃而起,跑到我身边:“你怎么搞的?去哪里了?手机也不开。”

  “手机没电了。”就要上课了,我抓紧时间把上午发生的事跟她简单地说了一遍,只是隐去了卢潜请我吃饭的细节。林媚一听恨恨地说:“那个死小Q,怎么说她她也听不进去。真是气死人!”

  “小Q好像很喜欢那个黑皮呢,她说他是他的女朋友。”

  “多半是她一厢情愿!”林媚说,“我昨晚还遇到黑皮呢,在饭店的外面,他还认出我来了。”

  我想起来了,是的,昨天林媚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提起过这件事,我当时正在卢潜的车上,所以没有多问。

  “他当时有没有受伤?”

  “好像脸色是不太好。”林媚说,“我和爸爸妈妈在一起,没敢跟他多说话。”

  “听小Q说他是一个人在这里的,没有亲人,和另几个男孩一起租了个小房子,就在爸爸巷附近。”

  我对林媚说:“这男孩怪怪的。我看小Q还是离他越远越好。”

  不知道是不是卢潜已经替我打过电话,下午的时候黄泥看到我,居然装作没看见一样什么也没问。第二天老马也准时进了教室,没有开场白就开始讲课,也没有像平时那样动不动就损人。

  下课后,林媚看着老马的背影对我说:“咦,这事儿就这样过去啦?老马也许是被校长批了吧,瞧他焉头耷脑的样儿!”

  “也许吧。”我说。

  齐明走过来,把一张试卷往我桌上一放说:“昨天上午的英语练习题,你不在,我替你收起来的。”

  “多谢班长大人关心。”我把试卷随意塞进桌肚里。齐明的忽冷忽热让我有种无聊的辛酸,我想起卢潜说过的一句话,他说得一点也不错:“为个小毛孩,值得这样吗?”

  想到卢潜,还有他发到我手机里来的短消息:“好好上课,别想东想西!”心里真是温暖得有些无以复加。

  第二天晚上,卢潜真的替我请客。依然是在那家餐厅,只是换了个更大的包厢。来的人有他的一个老同学,教委的一个什么主任。他们看上去关系很好,一见面还来了个大大的拥抱。卢潜对我说:“叫黄主任。”

  “黄主任。”我很乖巧地叫道。

  “我在电视上见过你,呵呵。”黄主任说,“唱歌唱得真是不错。人呢,比电视上还要漂亮!”

  “就是脾气拧点。”卢潜说,“不然也不烦你老兄。”

  “没事,我跟他们校长挺熟的。”正说着呢,校长来了,跟在后面的是黄泥和老马。大家一阵寒暄后坐下来,卢潜对我们校长说:“这是优希,你认得不,她是你们学校的学生。前不久才在我们节目里拿了第一。”

  “对的对的。”校长说,“我听说这事了。”

  “优希很不错的。”黄泥插嘴说,“能歌善舞,我们学校每一次演出啊艺术节啊,她的节目总是压轴的,最受欢迎的啊。”

  “最近和马老师有点误会吧,”卢潜对我说说:“优希,今天还不赶快以茶代酒,好好赔个不是?”

  我端起茶杯对老马说:“马老师,对不起。”

  老马脸上的笑虽然有些僵硬,但还是把杯中的酒痛快地干掉了。然后他不失时机地教育我说:“你们班有不少同学对我的意见,这个我知道,可是你也不要被别人利用么,非要你出头么,你想想?”

  “就是。”卢潜说,“孩子嘛,总是不懂事,来来来,马老师我再陪你喝一杯,以后要看什么演出你尽管找我,再难弄的票我也给您弄个贵宾票。”

  “我这人土。”老马嘿嘿地笑,“那些流行歌曲我听不懂,听戏还行。”

  “听戏!一句话!“卢潜将杯中酒一干而尽。

  “我们卢导演爱才的啊。”黄主任说,“电视台看来是想培养优希的喽。”

  “那是当然。”黄泥站起来说,“优希成功也是我们学校的骄傲么,我来敬卢导一杯,谢谢你替我们学校培养人才!”

  他们就这样干过来干过去,老马和黄泥酒力不行,眼看着就要醉了,卢潜却像没事人一样,他吩咐小姐说,“你把卡拉OK给打开。”又对我说:“优希,你别干坐着,来给大家唱首歌。”

  小姐拿来了歌单,我选来选去,投卢潜所好,选了一首老歌《林中的小路》,小时候妈妈常常唱着这首歌哄我睡觉,我自己也很喜欢这首歌。

  “林中的小路有多长,只有我们漫步度量,月儿好似一面镜,映出了我们羞红的脸庞。我们的爱情有多深,只有这小路才知道,星星悄悄眨着眼睛,把我们秘密张望……在这样美好的夜晚里,你的心儿心儿可和我一样,愿这林中的小路,默默伸向远方……”

  餐厅里的音响虽然算不上很好,但我唱得很认真也很深情,黄主任还在桌上用手轻轻地打着拍子。我不经意地和卢潜的眼神交汇,他的眼神真是让我心慌意乱,害得我差一点儿走调。

  晚宴结束后卢潜送我回家,他一边开车一边问我:“你还真是行,怎么那么老的歌都会唱?”

  “小时候妈妈唱的,你喜欢吗?”

  “喜欢。”他说,“好久没听过了,感觉特别好。”

  “喜欢就好。就是唱给你的。”我大胆地说,“为了谢谢你。”

  “呵呵。”他笑,不说话。然后又说:“再哼来听听?”

  他将车开得很缓慢,月光如水一样飘过我的眼帘,我说好啊,然后我靠在座位上,放开嗓子唱起来:“……在这样美好的夜晚里,你的心儿心儿可和我一样,愿这林中的小路,默默伸向远方……”

  “你们这代人,怕是没见过什么是林中的小路了吧?”卢潜说。

  “别把自己说得那么老,你一点也不老。”我说,“你见过林中的小路么?”

  “当然。”卢潜说,“下次去乡下演出,我就带你去,让你好好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月光,听听鸟叫虫鸣,那才叫美呢。”

  “说话算话哦。不许反悔。”

  “你放心。”他说,“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我紧张地看着他。

  “好好读书喽。”他笑。

  “老土。”我骂他。

  就在这时,我手机又响了,接起来,竟是小Q。在电话那边哭着喊:“优希姐你快来救命啊,你要是不来,我姐姐就要把我打死啦!”

人物百科 - 体验人物生平趣事!

人物 | 文化 | 趣味 | 书库 | 历史 | 解密 | 民间 | 幽默 | 童话

Copyright 2017 人物百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