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章 倒霉的“明星” 02

饶雪漫Ctrl+D 收藏本站

  “不用。”我收拾好书包站起来说,“你现在就可以去告诉老马,我从此不上他的课了,我这个眼中钉知趣地走了,我看他有什么理由不再来上课!”

说完,我背着书包就往教室外面走。

林媚跟在我身后追过来,拉住我说:“何必呢,优希,老马耍性子不来上课,你还能跟他一般见识?这样事情只会越闹越大的。”

“你别拉她。”不知道何时齐明也出来了,他冷冷地对林媚说,“她现在上不上课根本就无所谓,她早就今非昔比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问他。

“还用我说吗?”他说完,直朝着办公室的方向走去了。

我气得有些不知所措,抓住林媚的手恶狠狠地说:“我真想扇他一耳光!”

“回教室吧。”林媚劝我说,“别闹啦。”

“我可不是闹,谁还有心情上什么课?”我对她说,“你上课去,我到街上逛逛,下午再来。”

“那怎么行,我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出去逛?”

“那怎么办?”

“一起吧。”林媚咬咬牙说,“要逃一起逃,法不责众么。”

“我不想连累你。”我对林媚说真心话,“你和我不一样,我爸妈反正也不在这里,我什么也不怕。”

正说着呢,黄泥在操场那边出现了,喊着我的名字,朝我招手。我示意林媚先进教室,林媚不放心地对我说:“别跟黄泥吵,她说什么你听着就是。”

“安啦。”我说,“你放心吧。”说完我朝着黄泥那边走去。黄泥见我的第一句话就是:“优希,你自己说吧,这个烂摊子你叫我怎么收拾?”

“可惜你不是校长,不然你可以开了老马。”我说。

“你少给我吊儿郎当的!”黄泥的脸沉下来,“你现在马上去马老师的办公室跟他道歉,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这关系到全班同学的利益。”

“我要是不去呢?”我问。

“我会处理你。”黄泥说,“学校也会处理你。”

“那就处理吧。”我说。

说完,我背着书包走出了校园。

校门口有一颗大树,树干很粗,据说已经成为我们的市宝。以前我们学校出过一个文科状元,她就曾经写过一篇深情并茂的文章来赞扬这棵树,黄泥在作文课上用它作范文,把这棵树差一点夸成了国宝。不过我从来都没有好好地看过它。因为每天经过它的时候,我都是那么的匆匆忙忙。但是今天我有时间了,我在树下停住脚步,仰起头来看它,看被他的树枝隔离得破碎的天空,我有些茫然地想,我到底是怎么了?我到底要到何处去?这没根没基的十七岁,到底要到何时才会走到尽头?

有一瞬间我想到了卢潜。我想给他打电话,不过我很快就否定了这种想法,我不想让他觉得我是一个随时都可能出状况的没羞没耻的女生。于是我随意搭上了一辆公共汽车,我在天意广场下了车,准备去买一个更漂亮一点的手机套。

走到广场中央的时候有人从后面跑上来蒙住了我的眼睛,一个尖而扭捏的声音问我:“猜猜我是谁?”

我用力地掰开她的手转过身来,看到的是笑得喘不过气的小Q。

我真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笑的,可是她一直在笑,好半天才直起身来对我说:“吓了你一大跳吧。”

“抽风咧。”我说她,“这就笑成这样了,看喜剧片还不得断了肠子?”

“看喜剧片我从来不笑,那些喜剧片都是弱智。”她伸出手来拉拉我挂在胸前的手机说,“买啦?嘻嘻,上次真是对不起哦。”

“算了,过去了。”不知道为什么,对小Q我和林媚一样,就是恨不起来。

“对了,”她忽然想起来,“今天不是周末,你怎么不上课。”

“逃课了。”我说。

“酷!”小Q说,“我早就看出来你比我老姐酷!”

“你整天在这里晃悠?”我问她。

“对呀。”她说,“黑皮三天没来跳舞了,听说他病了,真是急死人咧。”

“买了水果买了药去探望他啊。”我觉得小Q说话挺好玩的,就故意逗她开心。没想到她竟然当真了,问我说:“你觉得这样好吗?我怕他会不理我!”

“小Q啊,你忘掉人家打过你一巴掌了,谁要是打过我一巴掌,那我永远都不会再理他的。”说到这里我想到齐明。齐明,我真的恨死他了,他带给我的羞辱简直比谁打我一巴掌还让我觉得痛苦!

“可是……”小Q压低声音说,“我就是喜欢他呢,我一看到他就没有办法地喜欢呢,优希姐你有没有喜欢过一个人?”

“没有。”我硬梆梆地说。

“说得也是啦,你长得这么漂亮,追你的人一定很多,你很难看上眼的么。”

“什么话!”我说,“那是两回事。”

“你别告诉我姐你在这里看到过我。”小Q说,“我上次答应过她以后都不再来找黑皮的。”小Q正说着呢,身子就猛得往前弹了出去,然后我听到她一声吓人的超分贝惊呼声:“黑皮,黑皮!”

朝前一看,真的是黑皮,穿了一件黑色的衣服,正在越过广场。他的动作有些缓慢,看上去好像真的是生病了的样子,就在小Q快要飞奔到他身边的时候,我看到他在小Q的面前直直地倒了下去。

小Q尖叫着他的名字,俯下身来想扶起他,可是黑皮太重了,小Q瘦弱的身子根本就承担不起他的重量,于是两个人又一起歪歪倒倒地倒了下去。

我跑过去,小Q从地上爬起来,哭着对我说:“优希姐怎么办,他在发烧,他走不动路怎么办?”

黑皮的确是在发烧,他的脸烧得更黑了,嘴唇显得干而苍白。我问小Q:“你知道他家电话吗?或者是他家住在哪里?”

小Q拼命地摇头。

“喂!”我朝着黑皮喊:“你家电话是多少?”他不应我,手捂在胸口,脸上露出相当痛苦的表情。

“要不打110吧。”小Q说,“110什么忙都帮!”

黑皮伸出手来一把拉住了小Q:“你敢!”与此同时,我和小Q都惊悚地发现他的手上有血迹,再往他的胸前看,是更多的血,正在不断地涌出来。

我的头皮一阵发麻,看着小Q也没了主张。此时的小Q却显得比我更加地勇敢,她一边奋力扶起黑皮一边安慰他说:“没事的,没事的,你很快就会没事的。我们这就去医院。”然后她问我:“优希姐你身上有没有带钱?”

我正在犹豫着要不要帮这个忙的时候手机响了,是林媚,我走到一边去接,她在那边焦急地问我:“你怎么还是一个人跑掉了?黄泥到底跟你说了些什么?”

“别问了。”我说,“我在天意广场和小Q在一起,那个黑皮他好像被人用刀捅伤了,小Q执意要管,你看怎么办?”

“那当然要管!”林媚这人总是这么好心,“他怎么了,伤得重不重?”

“好像挺重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林媚说,“就送附近的工人医院,人命关天不能掉以轻心啊,我一放学就来找你,你再想办法联络他的家人。”

“好吧。”我挂了电话对小Q说:“走,我们把他送到工人医院去。”

“不用了。”黑皮说出一个地址:“你们把我送到这个地方就可以了。”

“那不行!”小Q执拗地说,“一定要去医院!”

“你他妈的别管我!”黑皮将小Q一推,一个人跌跌撞撞地往前走,眼看着又要摔倒。我和小Q同时跑上去想扶住他。就在这时,四面八方忽然冒出来好几个警察,他们在瞬间用手铐铐住了黑皮。

“你们放开他,放开他!”小Q尖叫着扑过去:“你们干什么,他身上有伤呢,他伤得很重呢!”

一个警察拦住小Q不让她靠近黑皮,小Q像猴子一样窜起来,啪啪就给了他两耳光。警察没能躲过,给她打得火冒三丈,一只手铐哗一下又把小Q给铐了起来。我在一旁看得心惊肉跳,一句话也不敢再讲,这时一个头儿模样的人走过来,指着黑皮问我说:“你们是什么人,跟这个人是什么关系!”

“我们只是路过的。”我说。

他上上下下地看我,显然是不相信,然后他说:“把男的送到医院,先看伤再说。这两个小女孩带回去问话。”

我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被推上了警车,怎么说也没有用。小Q的手铐已经被那头儿下令解开了,在车上,她悄悄安慰我说:“优希姐没事,问问话就出来了,你就说你什么都不知道,保证没你的事儿。”

我知道小Q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可是这样的事对我来说还是头一回呢,不过我可不想在小Q面前丢脸,说穿了这事本来也跟我没关系,所以我也不怕他们会拿我怎么样。

但是有一点我很清楚,那就是我最近在走霉运了,一个人走霉运的时候就是这样,喝凉水都会塞牙。

人物百科 - 体验人物生平趣事!

人物 | 文化 | 趣味 | 书库 | 历史 | 解密 | 民间 | 幽默 | 童话

Copyright 2017 人物百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