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章 Cappuccino之夜 02

饶雪漫Ctrl+D 收藏本站

  “我不饿!”

  “盒饭一口没吃能不饿?”

  原来他什么都看到,我没有再拒绝,跨上了卢潜的车。

  夜色很美风很凉,卢潜的车开得并不快,我趴在他的身后,不知怎么就想起了爸爸的背影,那是离我很久也很远的一个背影了,很多本该很亲切的东西被岁月折腾得荡然无存。尽管,十七岁的我一直提醒自己并早已学会不再眷念着那些感觉。

  卢潜还是让我有点想流泪。

  他在前面大声问:“想吃点什么,西餐还是中餐?”

  “无所谓。”我说,“面条也行。”

  结果他把我带到一家很有名的西餐馆,这里通宵达旦地营业,服务小姐穿着我很喜欢的那种滚了花边的工作服。卢潜刚坐下就对小姐说:“给她一套最可口的套餐,外加一杯Cappuccino!”自己却只要了一杯红茶,坐在我的对面看我吃。反正也没客气,加上真的饿了,我索性埋下头放开吃起来。一边吃一边啧啧赞叹说:“味道不错!”

  卢潜笑了,说:“看你的资料,你还是中学生?”

  “嗯。”我说,“高二。”

  “真不像。”卢潜摇着头。

  我抬起头来问道:“怎么你觉得我很老?”

  “不是老,是成熟!”卢潜说,“像你这样成熟的中学生不多啊。”

  “那是你没见识!”我说,“比比皆是!”

  “至少没见过你这么牙尖嘴利的。”卢潜笑呵呵地说,“说真的,你真的很有潜质,有没有想过往歌坛发展?我可以帮你。”

  “为什么帮我?你有企图?”我单刀直入地问。

  “看你!”卢潜说,“真不是个好对付的丫头,说得我脸红!”

  喝下一大口Cappuccino,我很认真地看了看卢潜,然后说:“你撒谎,你根本就没有脸红!”不过这一看让我倒真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因为我发现卢潜真的长得很好看,像电视剧里的那些男主角,很容易让人心动。

  “怎么不见你父母陪你来,”卢潜说,“是不是他们不支持?”

  “他们在南方做生意。”我说,“我和我阿婆住在一起,她才懒得管我。”

  卢潜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说:“快吃吧,吃完我送你回家。好在明天是周末,不用上课。”

  “我不是好学生。”我笑着说,“上不上课都无所谓。”

  “那说说你坏在哪里?”卢潜很感兴趣的样子。

  “大导演,采访我要付采访费。”我打个大大的哈欠说,“你要考虑清楚。”

  “我不是正在请你吃饭?”卢潜说,“小丫头挺会算计。”

  “其实,”我说,“坏就是坏,所有坏女生做的事我都做,没什么好奇的。”我抹抹嘴,从桌上站起来说,“付账吧,我吃饱了。”

  卢潜掏出钱包来付账,顺便也掏出一张名片来递给我说:“别忘了我说过的话,想发展自己的时候,记得来找我。”

  “嗯。”我把名片收到背包里,多少有一些心动。

  卢潜一直将我送到楼下,我拿下头盔来还给他,卢潜替我理理被压乱的头发,说:“今天累了,回去就睡吧。”这动作让我的心里忽拉拉地软下去,好像很久没有人对自己这么好过了。有些稀里糊涂地说:“我有钱了,等我买了新手机,我就给你打电话。”

  “好。”卢潜说,“号码名片上都有。”

  我又说:“谢谢你的Cappuccino,我今晚还是第一次喝呢,好喝!”

  卢潜哈哈一笑说:“有机会我再请你。”说完,跨上车摩托,片刻间呼啸而去。

  我这才转身上楼,门打开的时候,已将近凌晨一点了。

  和往常一样,阿婆早就睡了。桌上没留饭菜,一切都收拾得干干净净。她总是不管我,我曾想自己就是死在外面她也不会在乎的。阿婆在我面前总是一副糊里糊涂的样子,仿佛对她照顾不周也是糊涂所致。其实我知道她不知有多精明,打麻将的时候你占她丁点儿便宜试试?

  所以很简单,阿婆不爱我,正如阿婆从来没有接受过我的母亲一样。她认为我的母亲太漂亮,是注定要败家的。我的爷爷是私营业主,家里本来挺有钱,我的妈妈进门没多久,没想到遇到一场劫难,家真的就慢慢地败了,老头子一气归了天。受不了阿婆终日的唠叨和哭泣,父亲只好带了母亲去南方去打拼,那一年我只有十二岁,从十二岁起我就深谙了人生的不公平,母亲可以躲得远远的,而我却必须留下,代母亲来受过。

  我梳洗准备上chuang,就听到阿婆房里传来睡意朦胧的声音:“你妈打过四次电话都没找到你,让你回来再晚都要给她去个电话。”

  “唔。”我心不在焉地应道。虽然人困得眼皮都睁不开,我还是坐在床上将五千元奖金来回数了三次,然后才心满意足地睡着了。

  半夜的时候,我忽然被尖锐的电话铃声所吵醒,我迷迷糊糊地接了电话,是妈妈如释重负的声音:“你到底回家了,晚上去了哪里?”

  “街上逛逛呗,”我没好气地说,“也不看看是几点,还让人睡觉不?”

  “那么晚了街上有什么好逛的?”妈妈在那边吼起来,“你给我听着,你再这样下去我饶不了你。”

  “好好好。”我说,“我等你回来揍我。”说完,把电话挂了。

  妈妈不甘心,又打电话来。我用被子将头蒙起来,电话铃却一声比一声响,我干脆起来拨掉了插头。

  夜终于又安静了。

  可是人还没睡着呢,阿婆又进了我的门,恨恨地说:“你们母女俩搞什么搞,还要不要人睡觉了?”

  我翻过身去不理她。

  她火了,一把过来扯住我说:“弄得我睡不着,你也休想睡!”

  “神经病啊!”我也火了,一把推开她说,“你少来烦我!”

  “是你烦我还是我烦你?”阿婆喋喋不休地骂起来,“家你不当家,年纪轻轻你不学好,你最好滚到你妈那里去,我不要再管你……”

  “谁要你管了?”我说,“你管过我什么了?”

  “你这混帐丫头,你的饭谁做的衣服谁洗的?翅膀硬点你就跟你妈一模一样!”她一边说一边开始伸手来掐我的脸。

  我这下全醒了,躲闪不过,只好抡起枕头就朝她打去以示反抗,睡前放在枕头下的钞票跟着飞起来,飞得到处都是。

  阿婆吃惊地退后一步,脸上立刻显出诡异和鄙薄的神色来,声音沙哑地问道:“从哪里来这么多钱?”

  “挣的。”我赶紧把钱收起来。

  “挣的?”阿婆哈哈大笑说,“本事啊,能挣钱了,我不跟你说,我这就跟你妈打电话去,我让她来跟你说。”

  电话插头被我拨掉了。阿婆在客厅里折腾了半天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只好把桌子拍得砰砰响,拖着哭腔说:“瞧这个家被你们折腾的!我这到底是哪柱香没烧到哪个菩萨没敬好啊!”

  我跳下床,把门反锁起来。耳朵里塞进两团卫生纸,继续睡觉。

  不过我没法睡得踏实,梦里是连续不断的音乐,我好像一直不停地在舞蹈舞蹈,然后就是妈妈忧心忡忡的苦脸卢潜英俊的笑脸齐明冷冰冰的没表情的脸和热气腾腾的Cappuccino,散发着令人爱不释手的诱人气息。整整一夜,音乐未停,连绵不绝的舞蹈和歌声让梦变得丰满和拥挤。

  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腰酸背疼。

  阿婆没喊我起床,她早就不在家了,可能又出去打麻将了。

  墙上的钟已指到早上九点,反正没事,我索性钻进被窝再睡。白天的梦连着夜晚的梦,我沉浸其中,乐不知返。

人物百科 - 体验人物生平趣事!

人物 | 文化 | 趣味 | 书库 | 历史 | 解密 | 民间 | 幽默 | 童话

Copyright 2017 人物百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