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章

饶雪漫Ctrl+D 收藏本站

    关于我救人的事,不知道为什么就在学校传开了,就连班主任也特意把我叫进办公室,要我讲述事情的来龙去脉。

    “不是我。”我矢口否认,“没有的事。”

    “那还真怪了。”老师说,“有经过的同学一口咬定是你。”

    “可能是我长了一张大众脸吧。”我说。

    我出了办公室就看见花枝,她靠在操场边的一棵树上,手里捏着的依然是她最爱的蒜香青豆。见我走过,她不屑地说:“那么搏命演出,就因为对方是富家千金吧。果然跟你妈一样,做梦都想嫁进豪门。”

    我站定,命令她:“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有错吗?”她说,“谁不知道你妈是个地地道道的拜金女!”

    我冷静说:“你信不信,一分钟之内,我可以把你倒挂在这棵树上。”

    “你根本不是什么英雄,你的基因决定了,就是一个小人!”她说完,勇敢地和我对视了三秒,最终还是选择投降,飞快地跑远了。

    那一刻我真庆幸我妈是领养的,如果我的基因跟她一样,我真不如在前面这棵大树上一头撞死算了。

    本以为这件亊就这样过去了,哪知道周五放学,我刚走出校门就被一男生挡住了去路,并用他蹩脚的英文跟我打招呼:“Hi,女侠,It’sMe!”

    我定神一看,竟是那个“钢丝头”。不过这一回他的发型又变了,不再竖在头上,而是染成了深紫色,刘海又长又斜,乍一看就像是在商场门口玩cosplay的人戴的那种假发,相当出位。

    见我认出他来,他双手抱拳对我说道:“在下要麻烦女侠跟我走一趟!我二姐急着要见她的救命恩人,快急出病来了。”

    “她没事了吧?”我问。

    “放心,完全O那个K!话说那天她失恋了,酒又喝多了。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酒醒了以后她吓得半死,对你更是感激不尽!我敢保证,要不是这事不光彩,她指定敲锣打鼓来你们学校送锦旗了!锦旗上写着:恩人维维安,谢谢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警觉地问。

    “初一(9)班,维维安小姐。”他轻佻地扯我校服一下说,“哦对了,你可能不知道,这是我的母校,里面有很多我的线人,还有马子。”

    见我拿眼瞪他,他马上又知趣地说:“你可千万别有啥异样的感觉,在下对女侠断然不敢有任何的非分之想!”

    不明白他来找我的意图,我觉得我还是小心点好。于是我伸出一根手指指着他,警告他说:“不许跟着我!不然直接把你扔到河里去!”

    “No,No,No,你完全搞错了,不是我跟着你!是你要跟着我!”他表情夸张地说,“我二姐下死命令了,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找到你。如果我这点小事都办不好,她一定会挑断我的脚筋,戳瞎我的双眼,剥了我的头皮,把我扔到油锅里炸香了,直接拿来喂dog!”

    “那关我什么事?”

    “你是侠女呀。”他油嘴滑舌,“路见不平,还能不拔刀相助么!”

    “你叫什么?”我问他。

    他甩甩头发说:“免贵姓刘,刘就是姓刘的刘,翰是很难写那个翰,文嘛随便什么文都ok。”

    “我那天救的人是你姐?”

    他伸出两只爪子在空气中猥琐地抓了两下,朝我一挤眼:“是我二姐刘波,波嘛就是女生的那个,波波,你懂的,哈哈哈。”

    “那天路边停的那辆悍马又是谁的?”

    “是我爸的。”他说,“怎么?”

    “没事,带路吧。”我说。

    他一听我答应去,立马乐了,喜滋滋跑到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他坐在前面,我坐在后面。我听到他对司机说:“去易龙。”

    我知道易龙,那是年轻人聚集的一个商场,离我们学校很近,公交车两站路,如果步行过去,也不过十分钟而已。

    我说:“有必要打车吗?那么近。”

    “赶时间啊。”他说,“话说你对我爸那辆车好像比对我们姐弟俩更感兴趣。”

    “是的。”我说,“我喜欢那车,很霸气。”

    “你的意思,像我吗?”他臭屁地问。

    “不像。”我老实地答。

    出租车不到五分钟就飙到了目的地。我下车,就又看见了那辆悍马,它就停在停车场的最外面。我发现我的心跳得快起来,说不定那个叫刘国栋的人,此时此刻就在里面。如果我们撞见,他认出来我,我该怎么办呢?是不是可以直接问他:“你认不认识我妈妈?”

    见我盯着那辆车看,刘翰文拖我一把说:“你这么軎欢,回头让二姐开这车带你去兜兜风!”

    “不是你爸的车吗?”我说。

    “我爸出差在外,就被我二姐偷用了!”他说,“这里五楼是我二姐开的KTV,刚营业,以后没事你常来玩。”

    “你们都很喜欢唱歌吗?”我问他。

    “Sure!”他在电梯里摇摆着身子问我,“你呢?都会唱什么?”

    “国歌。”我说。

    他看了我一眼,评价我说:“幽默!”

    不过我也没撒谎,尽管我喜欢音乐,但那些情情爱爱的流行歌曲,很少有一首能打动我。

    电梯在四楼停了下来,刘翰文告诉我,他二姐的办公室在四楼。他带着我弯弯绕绕,一直来到走道最顶头那一间,推开门,我就看见了一个女生,把腿跷得高高的,正在打电话。这回她没有化妆,头发也扎起来,以至于我完全没法认出她到底是不是我从河里救起来的那个妖孽。见到我们,她迅速挂了电话,起身迎接。

    刘翰文从后面推我一把,大声对她说道:“刘二啊,历尽千辛万苦,我终于把你救命恩人带来啦!”

    “谢了。”刘二说。

    “废话!小爷我什么时候掉过链子!”刘翰文一面说着一面朝她摊开手掌。她拿出钱包,给了他好几张红票子,吩咐他说:“就这么多了,我警告你哈,输掉内裤什么的别再来找我,让你妈给你送遮羞布去!”

    “你又不是不知道,俞洁同志早已经主动放弃对我的监护权了!”刘翰文说完,把那些钱塞进屁股口袋,在一秒钟之内消失得无影无踪。

    俞洁!听到这个名字,我脑袋里像有一群蜜蜂飞过,嗡嗡嗡乱响了好一阵。混乱之后,我脑子里闪过这样一堆关键词:栋,鲜血。俞洁,大红叉。扔在我家地板上的水杯。一万元的见面礼。我再也不怀疑这家人确实和我妈曾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此说来,我和他们的认识,算不算得上是命运在冥冥之中的安排呢?

    刘二拖过一张椅子招呼我说:“坐啊,别客气。”

    淡妆的她其实还挺漂亮,特别是嘴唇,性感而又丰满。她今年多大,十九?二十?如果是的话,我爸妈离开这里的时候她应该是五六岁,不知道她会不会对我爸妈有印象。

    “我姓维。”我试探地说,“维持的维,这个姓你听说过吗?”

    “还真没有。”她说,“我叫刘波,不过大家都叫我二姐,你也可以这么叫。”

    “你跟刘翰文,长得不太像。”

    “哦,我们不是一个妈。”她大方地说。

    我的眼光忽然被对面的“照片墙”所吸引,整整一面墙,贴满了各种各样的照片,有彩色的,也有黑白的,各种尺寸,各种风格。

    我站起身来走近它,指着其中一个漂亮的小姑娘问她:“这是你小时候吗?”

    “这是我在丽江拍的,路人而已。”她说,“其实连名字都不知道。”

    “你一定去过很多地方吧?”我羡慕地问。

    “大半个中国吧。”她说。

    “这些照片全都是你拍的吗?”我问她。

    “准确地说,是我年轻的时候拍的。”她笑着说,“我爱过一个摄影师,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久到我自己都快忘记了。”

    “但你还留着这面墙。”

    “哈哈。”她笑,“我留着它最主要的目的,不是怀念,而是让它时时刻刻地提醒我:刘二,你曾经是个傻逼,你以后不能再是一个傻逼,就这样。”

    “没有全家福吗?”我沿着照片一张张找过去,希望能找到俞洁,看看她到底长什么样。

    “全家福?太土了吧。来吧,小安,我们来说点正事。”她招呼我走到她身边,当着我的面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厚厚的信封,推到桌子前方,说,“我今天请你来,一来是想当面向你表示感谢,谢谢你那天救了我;二来是为了兑现承诺,听说翰文当时在岸边许下承诺,谁肯下水救我。就给谁一万元。”

    “我救你,不是为了奖金。”我说。

    “这我当然知道。我也知道这个小城里,有很多人恨我们刘家,特别是恨我爸爸,他们觉得,他为了私利,毁了他们的家园。其实,他们忽略了我爸为这个城市所做的贡献,要不是我爸,西落桥那边就是一个永远的垃圾场。小安,这个钱请你务必收下,我不想别人觉得,我们刘家是那种说话不算数的人家。”

    “你放心吧,这个城市每天那么多新闻发生。我不说,你也不说,大家很快就会忘了这件亊。”

    “这里是一万块!”她拍了拍信封,仍然有点不相信我的拒绝。

    “收回去吧。”我说,“交个朋友。”

    她好像被我“朋友”两个字打动了,看了我好一会儿,她终于慢慢地把信封放回抽屉,不过忽然间,她又从抽屉里抓出一把糖来递给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你第一次来做客,我总得款待你点啥吧。”

    为了让她好过一些,我接过来,麻利地剥开一粒,丢进嘴里。

    酸酸的香橙味,小时候的味道。

    “好吧,就让我来试试,如何跟一个十四岁的小朋友做好朋友。”她拍了一下手,深吸一口气,好像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一样。

    我正担心她是不是嫌我太嫩的时候,她很快又补充说:“不过小安,我觉得,你和其他任何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都不一样。”

    好吧我承认,其实她说得没错。

人物百科 - 体验人物生平趣事!

人物 | 文化 | 趣味 | 书库 | 历史 | 解密 | 民间 | 幽默 | 童话

Copyright 2017 人物百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