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2章

饶雪漫Ctrl+D 收藏本站

    清晨挣扎着醒来,头痛欲裂。

    昨夜到底喝了多少酒,我已经不记得了。我揉揉眼睛,不敢相信沙发上那些高高低低的酒瓶真的全都是我俩的杰怍。

    刘翰文像一只四肢伸展的乌龟一样占据了沙发的那—头,

    因为沙发不够宽,所以他有一只脚和一半的身子垂在地上。保持着这般高难度的姿势,真难为他还能睡得如此之香。我走过去踢他一脚说:“我要先回去了。”

    他含糊地唔了一声。

    “给我钱打车。”我说。

    他伸出一只手,在裤袋里掏出钱包,直接扔到地上。我捡起来,看到里面有一大叠百元大钞,我顺势抽了一叠,也没数,塞到口袋里就走出了KTV。

    秋天早上的凉风,刮在脸上还蛮冷的。我把卫衣的帽子拉起来,刚走两步就听到身后有人叫我:“阙薇。”

    是我妈。

    我转头看到她,她穿得很厚,脸上的黑眼圈显得特别的重。不过我刚刚走出来的时候肯定没见着她,不知道她是躲在哪里,更不知道她在这里已经站了多久。

    我心里头刚刚涌起的内疚很快就被她酸溜溜的言语所打破。她说:“你真的在这里。”

    什么叫原来?

    我没理她,继续往前走去。

    她跟上来拉住我,语气严厉而低沉地说:“跟我回家,我要和你好好谈一谈。”

    “谈什么?”我问她,“你的婚纱,你的婚戒,你的继女,你的新老公,还是你想和他去环游的世界?可是,这些跟我有毛关系!”

    她不理会我的粗鲁和无礼,只是死死地拽住我不放。此时,此地,此场景,在所有的外人看来,她都是那一个盼着“问题少女”回归正途的苦逼慈母。只有我自己知道,不是这样的,不是。因为从她的眼底,我看到的不是爱,只是容忍,我最讨厌和最不能忍受的那种容忍。

    既然都已经忍够,又何必苦苦强求?

    我甩开她,飞奔到路边打了一辆车,车门很快关上,在她追上来的时候,我只来得及对她轻吐出一句话:“祝你新婚愉快!”

    她跟着跑了两小步以后,僵立在路边。我透过慢慢慢摇上的车窗看着她前所未有的潦倒状,心里头涌起的竞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快感。

    我早就该这样做了,不是吗?

    “去哪里?”司机问我。

    “不知道。”我说。

    他一个急刹车:“开什么玩笑,不知道你上车干啥,下去下去!”

    我从口袋里掏出两百块钱递给他说:“大清早的,脾气别那么大,表跳到两百块的时候再叫醒我。”

    说完,我拉紧外套,靠上椅背闭上了眼睛。

    车子很快就重新启动了,我唇边浮起一丝微笑,不得不承认,有时候金钱确实是最好的东西,它不会背叛你,永远诚实地为你服务,给你限时的安稳,定额的幸福。

    我爱它。

    我在车上做了一个冗长的梦,男主角是刘翰文,他带着我在一条迷宫样的长巷里奔跑,周围是很大浓雾,跑着跑着,他忽然松开我的手消失不见,只余下我一个人。只是顷刻间,浓雾散尽,而我仅穿着内衣,可耻地站在大街中央。

    耳边喇叭响,我惊醒过来,额头上全是汗珠。往窗外看,猛然发现出租车就停在我家不远处,司机也不见踪影。

    难道是我妈找到我了?

    我正在思量,司机拉开门坐进驾驶室,嘻嘻笑着对我说:“你醒了?不好意思,刚刚我看热闹去了,前面一家服装店,一夜之间被人搬了个精光,连个衣架都没留下,听说店招牌也给人家摘了,真是邪门,不知得罪了何方神圣。”

    我大惊:“哪家?”

    “就那家叫什么‘雀斑’的……”

    他话没说完,我已经拉幵车门,一路狂奔到我家店门口,那里还围着三三两两的人在议论纷纷。店门大幵,里面果然空无一物,更不见她的踪影。

    我连忙拉住其中一个眼熟的问:“我妈呢?”

    “不知道。”她说,“刚刚还在。”

    我转身飞奔回家,爬上楼,还没打开房门,就听见她在里面和维维安爸爸说话。她说:“我都说过了,不用报瞀。衣服没了就没了,也不值几个钱。”

    “爱玲。”维维安爸爸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我妈只是沉默。

    “我们都快是一家人了。你有什么烦恼,不能让我替你分担的?也不是我夸海口,在这个小地方,还没有我维大同搞不定的事。谁要是敢欺负到你头上来,我一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你让我安静一下,好不好?”我妈求他。

    “好吧。”维维安爸爸无可奈何地叹息说,“我约了人,要迟到了。你休息一下,我下午再来。”

    他走出门,正好看见我。但是他没说什么,只是点了一下头,就拿着他的包急匆匆地下楼了。

    我推门进去,看到我妈坐在饭桌旁发愣,见到我,她故作镇静地说:“你回来了?”

    “是谁干的,为什么不报警?”

    “我不想惹麻烦。”她说。

    “是不是花枝家?”

    “应该不会,那事解决掉了。”

    “难道是维大同的另一个情人?”我开始发挥我的想象力。

    “没有的事丨”她烦躁地说。“也许就是有谁喜欢那些衣衣服嫌,拿去就拿去好了,不追究了?”

    “别骗我了,喜欢衣服就拿衣服。为什么电脑、饮水机、衣架,甚至连半根拖把都没给你留下!”我走到她面前,看着她眼睛问:“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欠人钱,人家才抢你的货抵债?”

    她呵斥我说:“好了,停止瞎猜丨兴许是房东吧,她一直要求加房租,我没肯。”

    呵,她就当我是傻子。

    “先不想了,”她说,“我昨天一夜没睡,脑子乱极了,现在我必须得睡一会儿。中午你自己弄点吃的,有什么事等我睡醒了再说。”

    说完,她推开门进了她自己的房间,没再出来。

    中午时分,维维安来了。她手里拎着两个很大的保温饭桶,用公事公办的口吻说道:“我爸让我给你们送点吃的过来,左边这个是饭菜,右边这个是鸡汤。他本人在见客户,走不开。”

    —看她那表情,我就知道她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所以,别说“谢谢”了,我连个表情都懒得给她。她倒是不介意。见我不接,就自顾自地走进来,把饭桶往桌上一放,问我:“阿姨呢?”

    阿姨?叫得还挺亲热的。她也真是够能装的。

    “我以为你早改口叫她妈了。”我讥讽地说。

    “我倒是想啊。”她说,“不过不是下周五才结靖吗?没到尘埃落定那一天,我也不好乱开口,你说那多没礼貌啊。”

    话中有话吧。我才没我妈那么天真,相信什么“小安也没表示反对”之类的屁话。她要是愿意我妈分走她爸一半家产,愿意让我从此盘踞她家一个房间,愿意低眉顺眼跟我在一个屋檐下吃喝拉撒,我就把头砍下来给我妈当球踢。

    她望着我妈紧闭的房门说:“鸡汤是我爸特意让饭店现熬的。阿姨是在睡觉吗?叫她起来吃点吧,不然该冷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过度的关心让我陡生疑问,凭着某种奇怪的直觉走近她,我低声问道:“是你干的吗?”

    “你说什么?”她天真无辜的样子让我更坚定心里的猜想,索性不再与她绕弯子,“你找人搬光了我妈的铺子,就是为了给她点颜色看看,达到阻止她跟你爸结婚的目的,是不是?”

    “怎么,你很想他们结婚吗?”她问我。

    “我就算不想,也不会用你这么卑劣的手段。”

    本以为我这么一说,她会恼羞成怒hold不住跳起来,谁知道她一点也不生气,反而不急不慢地回答我:“承蒙抬举,你电影看多了是吧,我要真有那本事,还读什么书,还不如直接搬走一家金店,躺在家里吃吃喝喝也足够了,那该有多爽。”

    “坏人终将被惩治。”我说,“不着急。”

    “可是,”她反过来质问我,“你不觉得你妈不肯报警这件事很奇怪吗?我还真想知道,她要保护的人到底是谁,难不成是家賊?”

    这一回我没打算饶她。口没遮拦的,简直欠教训。我—个转身,快速地伸出手,直接掐住了她的脖子,她的脖子又细又长,握在手里手感挺好。她这人不知道是吃什么长大的,身上真是一点力气都没有,挣扎也毫无力度,只会徒劳地伸出两只手在空中乱打,像一只被打了毒针的小鸡。只怕我再使上点劲,她真的会随时没命。

    “警告你,别惹我。否则我哪天真的一把把你掐死了,也没人知道是我干的。”说完这句,我松开了手。她用力推我一下,然后蹲在地上,拼命晐嗽。咳了好一会儿,她慢慢地站起身来,揉着她的脖子哑着嗓子语重心长地教育我:“花枝她妈说得没错,你果然是有暴力倾向。早知道你改不了,我就不应该帮你,给你吃点教训。再说了,你对外人那样凶就算了,没几天,我可就是你妹妹了。你说你一个做姐姐的,对妹妹这个态度可怎么好?”

    “滚。”我指着大门口。

    她白了我一眼,终于慢慢地退到门边,拉开门走了出去。我不解恨,飞快地拎起她带来的两个饭桶,啪地一下扔到她的身后,谁知道她安的是什么心,里面的汤有没有毒都说不定。

    她这回身手倒是快,转个身一把用脚挡住两个咕噜噜滚的饭桶,并淡定地把它们拾起来。对着我微笑了一下,礼貌地一弯腰:“姐姐,再见。”

    我见过犯贱的,真没见过这么犯贱的。本来应该伸出拳头,对着她的小尖鼻子狠狠揍上一拳,揍得她脸蛋开花才是。

    但是,小不忍则乱大谋,我明白自己刚才已经失态,不能再上她圈套。于是乎,我也迅速地在脸上堆出一个笑来回敬她,并从牙缝里温柔地挤出四个字:“慢走,不送。”

    哼。跟我玩,她还嫩了点。

人物百科 - 体验人物生平趣事!

人物 | 文化 | 趣味 | 书库 | 历史 | 解密 | 民间 | 幽默 | 童话

Copyright 2017 人物百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