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章

饶雪漫Ctrl+D 收藏本站

    周三黄昏,我妈忽然给我打电话,说在学校大门口等我。

    她走的这些天,我们一直都没有任何联系。距离让我们重新考量彼此在心中的地位,我不知道她的答案,但我已经深知自己的。

    我去的时候。她估计已经在那里站了很久。风很大,吹动她的长发,她只穿平底鞋,手里拎一个旧塑料袋,身后是一棵秋天的树,衬得她异常文艺。我常常想,我若是男人,定也为她失魂失魄,但我若是她,定能活得比她有滋有味上百倍。

    见到我,她把手里的袋子递给我说:“我从老家带回来的米糕,这可是你小时候最爱吃的。”

    “后天不就回家了么?”我说,“还专门跑这一趟!”

    “我怕不新鲜了,会少点味道。对了,我已经热过了,你直接就可以吃。”

    “谢谢。”我拎过袋子,低下头。

    她伸出手,轻轻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你还要上晚自习吧,那我就先回去了。”

    “妈。”我叫住她。

    “怎么?”

    “没什么。”我说,“你慢点。”

    她微笑,转身离去。我拎着那个袋子回到宿舍。宿舍里只有花枝,正在打电话,娇滴滴的声音与她那张脸反差太大,真是令人反感。我坐下,取出袋子里的饭盒,打开来,看到里面整整齐齐地放着八块白色的米糕,米糕上面,洒着细小的红色和绿色的果脯样的颗粒。看上去,它应该是甜的,但感觉有些硬,闻上去还有细细的酸味。

    我回忆不出,这玩艺儿真是我小时候“最爱吃”的?

    “什么东西,好像很好吃的样子呃!”在我还在研究的时候,花枝已经结束,她的电话,凑过来跟我套近乎。她和维维安是劲敌,宿舍里另一个女生早就已经被她的各种糖衣炮弹争取过去了。昨天我亲眼看见维维安的睡裙不小心掉在地上,她俩熟视无睹地走过去,一人踩上一脚,就差再吐上一口口水。这等下作的伎俩,我都不屑于评价。

    “喜欢吗?”我把饭盒往前一推说,“喜欢就拿去吃好了。”“追你的男生送的?”她靠在我的桌子旁,用手直接拿了一块糕,快速地塞进嘴里,满意地一吞下肚。第一次离她这么近,我发现她还真是胖,脸颊上的肉怕是多一克都没地儿再放。

    “你真有勇气。”我说,“胖成这样还敢吃。”

    “不吃也胖,干嘛不吃!”她满不在乎地舔舔手指,然后凑近我耳边,神秘地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高三的超级大帅哥于伟铭,就是长得像冯绍峰的那个,他看上你了,让我帮他约你。”

    “好消息?”

    “难道不是吗?”她脑残地说,“等着和他约会的人都排到明年了《你要跟他走到一块儿,估计全校女生羡慕的口水能把天中的操场给淹了。”

    “你说清楚,到底是羡慕我,还是羡慕他。”

    她愣了一小下,然后猛推我一把,娇嗔地说:“哎哟喂,真看不出来,原来你口味这么重!”

    我没接话,她又说:“就约在明天晚上,你觉得如何?”

    “你这么热心,他给你什么好处了?”我问她。

    她愣了一下答我:“不能要好处,那是我哥。”

    “那我是你什么呀?”我反问。

    “同学,舍友,姐们儿!”她一面飞速地换着答案,一面又吞下一块糕。我低头一看,真有她的,短短时间,八块糕已经被她秒杀了一半。

    “你错了!”我把饭盒一把盖上说,“你给我记好了,你是你,我是我,咱俩,什么关系,也没有!”

    听我这么一说,她的一张大饼脸立马僵在那里。过了好几秒钟,她才反应过来被我耍了,当即换了一副嘴脸,抬抬滚圆的下巴,对准维维安的床,邪恶地说道:“看来民间传说没错哦,你跟她,确实是已经滚过床单了吧。”

    “是吗?”我看着她说,“还好不是和你,不然肯定活被压死。”

    “和我?”她算是被我彻底激怒了,扬声叫嚣起来,“你也不想你配吗?别以为你整天装清高就没人知道你的底细外地来的乡下妞!”我冷冷地看着她说:“给你三秒钟,道歉。”

    她把我桌上的圆镜子扔到我面前,讥笑着说:“先照照你自己是什么货色。别说道歉,像你妈那样倒贴我也不要!”

    我顺手拿起手边的饭盒,猛地就摔上了她的脸。塑料饭盒的边上,正好有一圈硬硬的毛边,从她脸颊的肥肉划过,立刻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血痕。她用手指一摸,沾到了血珠。不知道是不是那血点燃了她身上的兽性,她喉咙里发出可怕的嘶吼声,张开双臂,像一只熊一样恶狠狠地朝我扑了过来。我始料未及,只来得及退后一小步,被她重重地扑倒在维维安的床上。

    “你不是想我压死你吗?”她喘着气说,“小裁缝的女儿,我这就成全你。”

    她整个人压住我,双手还掐住我的脖子,令我身子无法动弹。不过天无绝人之路,慌乱中我的左手摸到了维维安放在床头的一本厚厚的书,我拿起它来,用书脊重击她的头部,一下,两下,三下……

    她终于败下阵来,嗷叫着手去护头。我连踢带踹,才从她肥胖的身躯下逃出生天。她则倒在维维安的床上,捂着她的头惨叫。

    我扑到桌前,顺手就抽出了我笔简里的裁纸刀。死肥婆,居然敢触犯我的底线,她要再不老实,我就给她来点真的。

    晚自习的铃声尖锐地响起,与此同时,维维安拎着一瓶开水推门进来。

    “离开我的床。”维维安说。

    花枝没理她,继续哼。

    维维安把水瓶放下,走过去踢她一脚说:“我叫你离开我的床,听到没有!”

    花枝这才很费力地、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只见她拖着肥胖的身躯,回到自己的床上,拿起她的手机,打电话给她妈妈,呼天抢地地大喊:“妈,我在学校被同学打了,你快点来!”

    有点事就抱老娘的大腿,她怎么不干脆滚回娘胎去吃屎!

    我愤怒地把裁纸刀扔回笔筒,背上书包就去了教室。

    那天晚自习,花枝一直都没有出现。晚上回到宿舍,也没见着她。维维安一直在忙着换她的床单,我刚戴上耳机听音乐,她忽然踮起脚尖,拿掉我的耳机,在我耳边说道:“你听说过‘碰瓷’这个词吗?”

    我摇摇头,不懂她想说什么。

    “最好百度一下,花枝家可是专业干这个的。”她说完,把头缩了回去。

    我皱眉,心里升起隐约的不安。

    第二天早读课还没上完,班主任在教室门口向我招手。

    我们班主任是个老头,五十多岁,姓卓,是天中数一数二的语文老师,也是我见过的烟瘾最大的老师,每次给我们监考,他都要偷偷溜到门外去抽上几口。

    “什么事我想你应该知道。”老卓说完,示意我跟在他后面。我随他一路来到办公室,进门就看见里面坐着一个悍妇,没花枝胖,但是块头比花枝大,也绝对比她结实。我当然知道她是谁。

    “这是花枝的母亲。”老卓向我介绍说,“她要跟你谈谈。”

    那女人坐在那里,只草草地看了我一眼,立刻把头歪向窗外说:“我跟她没什么好说的,我等她家长来。”

    “先问清楚情况嘛。”老卓劝她,“为什么会打起来。”“有什么好问的!”她拍着桌子,“我家花枝现在还躺在医院里,脸上的伤破不破相就先不说了,最重要的是有脑震荡啊!一个晚上头痛、头晕、呕吐,医生说还有后遗症!她有赔偿能力吗,这笔账,我不跟她家长算跟谁算!”

    “我没有伤她,”我说,“她撒谎。”

    “撒谎的是你!”那女人暴跳如雷,手指指到我鼻尖“你的意思是她脑子坏了,自己没事拿刀割脸拿砖头敲头啊。我告诉你,我这里有医生的证明,学校不替我做主,我就告到法院去,是赔钱还是把你关进少管所,随你们挑!”

    “我们赔钱。”说话的人,是我妈。我转头,就看见她站在办公室的门口。

    “什么砖头,你别胡说八道……”我刚开口解释,她就做手势让我别说话。然后她走进来,一直走到花枝妈妈的身边,赔着笑脸对她说道:“真对不起,是我女儿太鲁莽了,我替她跟您道个歉。您要是有空的话,我现在就陪你去医院,孩子的身体最要紧,该赔多少钱,我们都认。”

    “就是就是,有事好商量。”老卓赶紧打圆场说,“走吧,我也陪你们去医院看看,看看花枝的情况,咱们双方再坐下来协商也不迟。”

    “就你这种态度还差不多。”和我妈比起来,那个肥女人就像一棵快烂掉的西兰花,但她依然祉高气扬地教训她,“像你女儿这样的,一定是宠坏了吧,我看得好好教育教育,免得将来给你捅更大的娄子!别说我没提醒你,到那一天,就算你有再多的钱,恐怕也收不了场哦!”

    “知道了。”我妈谦卑地说,“我会管教她的。”

    我站在我妈身后,觉得自己就像一颗憋到极致的充气弹,马上就要爆炸了。我叫了她一声,并伸出手从背后拉了她一下。她拂开我的手,语气平和地问老卓:“老师,您看阙薇能不能先回教室去上课?”

    “可以。”老卓对我挥挥手说,“去吧。”

    我站在那里没动,她转过身,不怒而威地对我说道:“你还愣着干吗?”

    我们的眼神交汇了两秒,仅仅两秒而已,但我先移开了。因为我已经清楚地知道,她并不信任我。她如此委曲求全低声下气,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她从来都没有真正地信任过我。

    我在她的眼里,永远都是一个没出息贪慕虚荣惹亊生非不求上进的败家子。

    当办公室的门在我身后自动关上的时候,我已经失去所有解释的欲望。

    我们对彼此都非常失望。并且无法彼此救赎。

    那个周末,我本没打算回家。并不是心虚,怕她责备,而是打心眼里不愿意跟她吵。我只是害怕彼此说出的那些难听的话,会让我们母女在“互相伤害”这条路上一路狂奔,越走越远,再难回头。

    坏消息是放学前老卓带给我的。他说:“经诊断,花枝是轻微脑震荡,花枝家索赔五万,不然就去吿,你妈的意见是尽量最私下处理。”

    “告我什么?”我不明白。

    “告你恶意伤害。你要知道,在天中,遇到流血事件,重则开除,轻则处分。只一次处分,你将三年评不了三好生、优秀学生、优秀学生干部。同时失去的,还有考大学时保送、推荐、加分等诸多机会。”

    “我不稀罕。”我说。

    “你妈稀罕。”

    “钱给了?”

    老卓摇头说:“估计具体价格,还要谈一谈。”

    我觉得我就快疯了,不就打一小架吗?她差点把我压死我还没找她算账呢!再说了,如果我们赔了这五万块,就等同于我承认我伤了她,我以后在天中一样混不下去!比起我的自尊和清白来,三好生算个屁呀!高考算个屁呀!所以,就算拼死,我也要阻止我妈这种送上门给“碰瓷”讹诈的愚蠢行为。

人物百科 - 体验人物生平趣事!

人物 | 文化 | 趣味 | 书库 | 历史 | 解密 | 民间 | 幽默 | 童话

Copyright 2017 人物百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