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四节

饶雪漫Ctrl+D 收藏本站

  “那我帮你找找看。”于池子妈妈说,“你在学校好好的,找到我告诉你。”

  我看出来了,她在撒谎。

  很明显,他们几个人之间有一个共同的秘密,而我被堂而皇之地排除在这个秘密之外。

  其实我可以不在乎这个秘密,但我不能不在乎他如此地不在乎我。他是我的父亲,我还没满十八岁,就算他不关心我的成绩,也不能不关心我晚餐应该吃啥。直到现在,我才可悲地发现我真的还只是一个孩子,一棵失去依靠的无根的小草。

  我不想回学校,但我也不知道我应该去哪里。我在大街上漫无目地地走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竟来到了那天和她聊天的小河边。或许是为了照应此情此景,老天竟然又知趣地下起雨来。我如同被谁牵引,不由自主来到她坐过的长椅边坐下。很可惜我穿的是校服,没有帽子,不然我可以学她把帽子拉起来,暂时拒绝整个世界。所以我只能脱掉我的鞋,把我走得酸涨的两条腿盘起来,并用手圈住它们。

  我觉得冷,惟有回忆让我温暖。

  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有人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轻声问我:“是你吗?”

  我如被电击般地转头,看到她。她穿了一套简单的运动服,打了一把红色的小伞,正弯下腰询问地看着我。

  我真怀疑我是不是进入梦乡了。

  “果然是你。”她微笑了一下,选择在我的身边坐下,那把红色的伞同时轻巧地罩住了我俩。

  我责备自己,为什么不早点睡着呢。如此美好的一幕,我期盼了不知道有多久,现在居然美梦成真了!我大气都不敢出,其实我也很不希望她说话,因为如果这样的话,梦是不是就永远都不会醒?

  但她还是打破了梦境:“你为什么不去上学,而跑来这里?”

  “那你为什么不去上班,而跑来这里?”我一边反问,一边勇敢地转头看她。她的侧面真是好看死了,我敢说世上再也没有一张侧脸可以如此清新动人——如果蒙娜丽莎有侧脸的话,最多也不过如此了。其实我以为她会责备我,谁知道她只是这样轻言细语地问我一句,不然,我哪里敢放纵自己和她如此顶嘴。

  “我请了三天假。”她说,“来做一个决定。”

  “那,你决定了么?”

  她摇摇头,转头看我说:“这是一个重要的决定,可不能马虎。更可况我的计划还被你打乱了呢。”

  “为什么?”我吃惊地问。

  “因为你坐了我用于思考的位子啊。”没容我再说话,她又抢先一步问我说:“对了,你爸爸找到了没?”

  “没。”我说。

  “按你对他的了解,他会去哪里?”

  我摇头说:“我一点都不了解他。”

  她叹口气:“十七岁的烦恼,总是一模一样。”

  我可不想她看轻我,一连串解释道:“老师,我知道你怎么想,可我真的不是为赋新辞强说愁,我的事很麻烦,我爸失踪了,我继母要卖掉房子,我身分无文并且无家可归。或许从明天起,我就得退学了。”

  “哪有那么严重!”她笑。

  不明白为什么在她的眼里,我的言行举止好像永远都那么好笑。就在我无比沮丧心灰意冷的时候,她补充的一句话差点让我眼泪蹦出来,她说:“老师怎么可能让退学这种事发生呢?”

  我低下头,用双手捂住脸,掩饰我的窘态和感动。

  “你因为这些心里不痛快,所以才在操场上和别人打架?”

  她到底还是知道了。

  “对不起。”我慌忙抬头解释,“那完全是一场误会。”

  “我知道。”她说,“我想我了解真相。”

  她如此照顾我的自尊,让我更加很羞愧——在她休假的日子,还令让她如此操心。

  “这样吧,我先送你回学校。”她安慰我,“一切烦恼很快都会过去的。”

  “那你的烦恼呢?”我说,“你也相信它会很快过去么?”

  她没回答我,而是多少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我真恨自己管不住自己的嘴,说出这些让她难尴的话来。虽然我的事和她的事比起来,在她心中真的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或者仅仅是我用于逃课的不守规矩的一个理由,但站在她老师的立场上来说,我是完全可以理解并认同她如此看待我的。哪怕这种理解和认同,让我痛得心都快要碎掉。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以前我和我一个好朋友经常来这里么?”

  “她叫吧啦。”我说,“我一直记得这名字。”

  “是的,吧啦。”我注意到,当她念出这个名字的时候,语气特别特别的轻柔,仿佛怕一大声,回忆就被吓跑了一样。于是我也安安静静地,等她继续说下去。

  “她死了。”她看着我说,“后来我就常常想,人只要活着,就是最大的希望。灾难往往是人生最好的教材,教我们如何更好地活下去。”

  她是在开导我,我知道。

  为了开导我,她不惜触碰一些不快乐的往事,我亦懂得感恩。

  “那个吧啦,她为什么死呢?”我说,“难道是跳河自尽的么?”

  她笑了,狡猾地说:“今天就到此为止吧,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你看,雨下大了,我们该走了。”

  我坐着没动,沉默地反抗。我希望她能把我当成一个知心朋友,这样才不会只给我一个有头没尾的故事。但同时我心里又很明白,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我永远都跨不过岁月的鸿沟直达她心里最秘密的领地。于是我只能犯傻不动,单纯地希望这份时光能尽可能地被延长。多一秒是一秒!

  然而不解风情的雨真的越下越大,而她那把小小的伞已经快要招架不住了。

  就在我担心她感冒快要投降的时候,她却开口说道:“既然你这么不想回学校,那就到我家去坐坐吧,离这里很近的。”

  我忽然耳鸣了,脑子里像开过了一辆重型机械车,什么都听不清。

  “去我家坐坐。”她重复了一遍。

  去她家!

  坐坐!!

  此时此刻的我,像一个走在大街上忽然捡到了一张八千万彩票的彩民,幸福瞬间蔓延成一片汪洋大海,一颗小心被喜悦涨成一个巨大的风帆,不顾风浪,傲然起航。

人物百科 - 体验人物生平趣事!

人物 | 文化 | 趣味 | 书库 | 历史 | 解密 | 民间 | 幽默 | 童话

Copyright 2017 人物百科

  • 背景:                 
  • 字号:   默认